爱吃鸡蛋干的蛋蛋

all邪为主,不写架空

又东风

二邪/瓶邪/痒邪。还是催qing药梗,狗血,三观不正,略有车,慎入。


自己大概是在做梦。吴邪想。

院子里没有人,暗黄色的月亮刚升起来,像蒙了氧化层的金钩斜坠在院墙上头。他拖着虚软的手脚往隔壁房间走,树上似乎有蝉鸣,但他脑子里闷闷响着,听不太真切。他从前天起就病了,烧到39度,两天没怎么吃东西。水喝了不少,他一觉从下午睡到现在,终于被憋醒了。

如果他不是烧得迷迷糊糊的话,就该记得这里不是他自己家,所以厕所并不是在这个方向。这时正是夏天,他暑假过到一半,爸妈出差去了。平时这种情况该是他三叔吴三省代管他,但吴三省这些日子正好不在家,于是吴二白暂时接手了保姆工作。吴邪这年纪说大不算大,说小其实也不小,本来让他自己在吴家待着,找几个伙计照顾着也是可以的。但吴二白另有考量,就把这侄儿带在了身边。他这些天在各个暗庄盘口查账,吴邪跟着他,倒是见识了不少以前没见过的事,隐约知道了自己的二叔三叔仿佛不是平时在他爸吴一穷面前表现的那么纯良。

大前天,吴二白拿枪指着手下一个不安分的管事的脑袋的时候,确实把吴邪吓坏了。他想那枪大概是假的,不然他一贯文质彬彬的二叔怎么可能做这种看起来非常可怕的事。那人被查出来暗地里勾结对手,卖了吴家不少消息出去。吴二白处理这种叛徒不是第一次,善后的事本不用他亲自动手, 但他当时只想让吴邪知道他并不是好人。有些事是瞒不住吴邪一辈子的,他们吴家以后的路,吴邪总有一天要自己走。

他本来希望那一天晚点到来。那层窗户纸,不到他和老大老三护不住的时候,没必要早早捅开。吴邪还小,老大爱他如珠似宝,老三看似不着调,其实也把这侄儿宠成心肝。而他自己,不说也罢。

也许就是因为所有人都护着吴邪,让他日子过得太遂顺,养出了他天真单纯的性子,所以让他毫无顾虑地说出了那种话。事情应该还和吴邪交的朋友有关,吴二白后来命人查过吴邪在学校的好朋友解子扬,很快就知道解子扬曾经把一本关于男同的杂书带到学校,并且不小心给吴邪看过。至于是不是真的不小心,吴二白没打算费心去猜。他坐在车里在校门口远远看过吴邪放学出来的情形,那个解子扬个儿不高,瘦瘦的,除了脸色略阴沉之外长得还算周正。他攀着他侄儿的肩,一副哥俩好的样子和吴邪说说笑笑,但眼神里藏着的向往和渴念没能瞒过吴二白的眼睛。他当时握紧了放在膝盖上的拳头,半晌才松开。他有点奇怪自己居然在那一瞬间动了杀念。这太不应该了——吴邪年纪还小,解子扬同样也是个小孩子,小孩儿的感情天真甚至幼稚,既不成熟也不稳定,完全没必要大惊小怪。而吴邪所说的“喜欢”,大概只不过是混淆了情爱与孺慕的概念罢了。

但他还是动了杀念。那个姓解的小孩影响了他的侄儿,进而影响到他,亚马逊雨林的蝴蝶轻巧地扑扇着翅膀,放出了吴二白心里盘踞了许多年的魔。

事情其实是这样。半年前,年三十那晚,吴家一如往年办了简单的家宴。吴邪他妈因为娘家有事没在,吴家三兄弟开怀畅饮,都有了点微醺。吴三省借着酒意开始调侃吴一穷结婚前和某个名媛的交往史,吴一穷气歪歪地损回去,两人的嘴仗打得不可开交。吴二白筷子轻轻敲着酒杯,可有可无地听着,一旁的吴邪忽然悄悄拉拉他的衣袖,红着脸小声对他说:“二叔,我,我喜欢你。”那时窗外鞭炮响得欢,吴邪两手捧着酒杯,杯里装着他爸第一次允许他喝的酸酸甜甜的红葡萄酒,睁着那双漂亮的圆眼睛望住他,结结巴巴地解释说:“我,那个,嗯,是那种喜欢,就像我爸对我妈一样,就是那种…..二叔,二叔你懂不懂?”

哪有什么懂不懂。吴二白嘴角带着淡笑,摸摸吴邪的头问他:“小邪,你喝了多少?居然就喝醉了,都开始说傻话了,不许喝了。”不等面前两靥绯红的少年嗫嚅着再说出成句的话,他便拿走吴邪的酒杯,接着说:“外头放炮太响,二叔没听清,你刚才说什么?你是问你爸是不是真的喜欢那个女人?这种话不能乱讲知道吗?”吴家老大老三闻声看过来,吴一穷最先反应过来,急忙说:“小邪在呢,老三你再胡说八道,我请家法了。”吴三省说:“大哥你讲不讲理,我就随便问问,开个玩笑呗,你急什么,难道真的心里有鬼?小邪也不小了嘛,听听有什么关系,别和大嫂说就好了嘛~”他对着吴邪挤眉弄眼,吴邪看看吴三省,又看看吴二白,低下头没说话。吴一穷越发以为他儿子生气了,急忙哄他,又逼着吴三省承认刚才说的话都是捕风捉影,这个家宴便吵吵嚷嚷地过了。

其实吴二白遇到过不少人向他表明心迹。有美貌的女子,偶尔也有男人;有真情,亦有假意。无论哪一种,他一向能游刃有余地劝退那些追求者,让别人在保全面子的同时知难而退。对吴邪这种小孩儿的幼稚表白,他更能轻而易举地四两拨千斤,连解释这种喜欢不是那种喜欢,以及更深层的男人之间不能相爱、至亲之间不可越界之类的话都省掉。他一直知道这个侄儿把自己当偶像,小孩儿而已,天真烂漫,什么都不懂。只看得到他二叔人前风光月霁、金相玉质,就把崇拜当成了爱,压根不懂他二叔剖开看的话满肚肠墨鱼汁,手上也不知道染了多少血。那天晚上他甚至有点怨恨吴邪太过年少天真,喜欢两个字竟能轻易出口。以他的年纪,出得他口,很快就会忘记,不知道他的二叔被这两个字引发的心事如地动山摇。

那只魔物被放出来了,再也难以收服。

那天吴二白终究没有当着吴邪的面杀人。他最忠心耿耿的伙计贰京平生第一次忤逆他,按住了他的手没让他按下扳机,转身捂住将吴邪的眼睛,把吴邪领出房间。只是他们刚走出门口,背后枪声和惨叫声就响了。

吴二白看到吴邪全身剧烈地抖了抖,挣扎着想要回头,却被贰京死死抱住。“少爷,别看。”他听见贰京说。他知道贰京不明白自己为何非要这样做,他也没有做任何解释。有的事无从解释,像河岸边野水仙腐朽的根茎只能烂在淤泥里。

第二天吴邪就病了。发烧,昏睡不醒,直讲胡话。请来当地最好的医生看过说是水土不服,给开了药,打了针。吴二白看看床上少年烧到潮红的脸,只交代让人好好照顾他,便出了房间。吴邪病了三天,醒着的时候一直没看见他的二叔。但他也没有问,平日被吴家兄弟三人娇生惯养的孩子像是突然长大了,异常沉默。

吴二白这几天并没有闲着。吴家堂口事务繁杂,他在背后运筹帷幄,虽然只是劳心不必劳力,但终究不可能十分悠闲。这天傍晚有个生意来往多年的老板在家中设宴招待他,为示亲近,其家眷尽数到场。这老板姓秦,年轻时颇为风流,家中虽有娇妻,在外头也没断了好事,所育两儿三女中就有三个是外室所生。其幼女名叫秦泠泠,就是私生女儿之一。吴二白上次见到这姑娘还是在她小时候,如今她二十二三年纪,刚从国外读书回来,出落得一副好姿容,一身洋装将身材勾勒得纤秾合度。席间她亲手执壶给吴二白倒了几次酒,殷勤又恰到好处,既不过分隐晦,也不令人觉得失了矜持,言谈举止进退有度,吴二白不免多看了她几眼。

他倒是没想到这女孩儿胆大到在他酒里下了东西。饭后秦老板特意派了一辆十分拉风的车送他回下榻的临时住所,吴二白一般不坐别人的车,只是他与这位秦老板十余年交情不同旁人,又知道这人爱车成癖,每次购入新车都要借机炫耀一番,就没有拂他好意。车开出十来分钟,体内yao性发作的时候,他才看出司机是那位秦泠泠小姐假扮的。他不免在心里叹一声自己大概是老了,反应慢了,竟然给小姑娘糊弄了一次。秦泠泠不单胆大,野心也大。她深知自己不是嫡女,要争取到家中产业的继承权,非得有靠得住的夫家不可。吴二白就是她选中的合意人选——他是她父亲最看重的生意伙伴,本身有才有貌有权,性格温文软糯不难把控,且又是老式家族出身,重然诺,与他成事之后不怕他不认账。

可惜她看错了。吴二白这种人,生平最恨被人拿捏,怎么可能让她如意。他硬是扛住身体不适亲自开车把秦泠泠送回了家交给他父亲,只说小姑娘爱开玩笑,不知怎么就跟到车上了。她父亲信与不信他且不管,转头出来就命伙计兵分两路,一路送自己回住所,另一路去找孙颖——最古老的行业内的传奇一姐——要人。

他决计不会踏足秦楼楚馆让人得知他这个老吴家传人竟然被暗算下了yao。孙颖送来的人也必定合乎他的要求,一方面知情解意,一方面守口如瓶。

可惜他也算错了一件事。秦泠泠给他用的东西yao性太烈,再加上酒精的发散作用,几乎把他神志都燃尽了。

吴邪便是在这个时候混混沌沌地摸进了他的房间。房里没开灯,只有月光朦胧从窗格照进来。他走了几步才发现环境不太对劲,茫然抬头,突然就被人大力扯了过去。身上的棉布睡衣几下就被人扒掉,他病得手脚无力,那点挣扎根本聊胜于无。再挣扎,就被吴二白拽过来一根衣带绑住了手腕,按跪在床上。吴邪惊恐地唤他“二叔”,吴二白微微顿了顿。他听得见少年熟悉的嗓音,沙哑,颤抖着,带着此刻听来异常勾魂的余韵。为什么会哑了?哦,应该是因为这几天的病。他有点不太明白来的为什么会是吴邪,稍微松了劲道,将少年的身体翻过来仰面躺着。灰白的月光照着吴邪的脸,那双圆眼睛恐慌地睁大了,嘴唇也张着,看得见幼嫩的舌尖。吴二白像是要确认一样看了他几秒,抬手按在那柔软的嘴唇上,突然就吻下去。吴邪的惊呼被他二叔的唇舌堵回去,他挣扎了几下,慢慢放松了身体。少年人的身体太容易被撩起野火,何况抱着他的人是他仰慕已久的那一个。吴二白的吻技娴熟得让他没有反抗的余地,他青涩却热情地回应着,换来更激烈的亲吻与ai抚。颈脖、锁骨、肩膀,吴二白啃咬着少年光滑滚烫的肌肤,又将那两个小小的ru♂头轮番含在嘴里舔♀舐。身体和心理的快感都太强烈,吴邪呜咽着,抬起被束缚的手臂遮住眼睛。吴二白没有移开他的手,仿佛让他半遮着面孔,他就可以不知道他吻着的这个人是吴邪,仿佛这样他就可以彻底释放长久以来压抑的邪念。可以毫无顾忌,不计后果。

可是他明明是知道的。就算被催qing的药剂焚烧了理智,他还是清楚地知道被他抱着的人是谁。因为知道,更舍不得放开;因为知道,更不甘心罢休。理智和情yu究竟分不分得开?他不知道,他只知道魔物蒙蔽了他的心,他抱着他的宝贝沉入了地狱,又似在天堂。

痛楚和极致的欢愉将吴邪带进了半昏迷半清醒的梦境。他听见他的二叔在他耳边低沉喘息,哑着嗓音叫他“宝贝儿”,而不是“小邪”。 身体被撑开到极致,皮肤被男人的手掌粗鲁地摩挲着,在大力鞭挞之下,他整个人被动地摇晃不止。他一直以为他的二叔是最温文尔雅的一个人,此刻却发现大概并不如此。

二叔他究竟知不知道我是谁?那声“宝贝儿”,是叫我,还是叫任何一个在他床上的人?第二天吴邪在自己床上醒来,吴二白一别数日,回来时仿佛什么事都未曾发生过;只不过他身边从那时候起多了一个女人,据说是他心仪的女子。名叫秦泠泠。

他那时候不懂究竟哪里出了错,却没办法找吴二白问个明白。他二叔很快搬出吴家宅院,而他的暑假很快结束,为了高考,所有学生都要开始住校。

所有的一切戛然而止,如同迷梦。如同一切只见其影却把握不住的幻境。

吴邪睁开眼睛注视着天花板,头在剧烈地疼痛着。每一次吸入费洛蒙都带给他类似的症状。躺了几分钟后,他支撑身体坐起来,费力地摇晃脑袋,像是要把疼痛甩出去。窗关着,却没有能完全隔开外面风雪呼啸的声音。

他不太明白为什么最近几次摄入蛇的du素时,看见的并不完全是与张起灵相关的场景。他越来越频繁地在幻境中重温与吴二白的那场肌肤之亲。这是为什么呢?费洛蒙携带的信息,为什么会是吴邪自己刻意遗忘的往事,并且与他正在追寻的真相毫无关系。

是因为老了吧。吴邪自嘲地笑笑,点起一支烟。烟雾缭绕,烟草的气味刺激着喉咙和肺部,让他轻微地感觉痛楚,也更清醒。

两天后,他会进行计划的重要的一步。他会独自进入墨脱,假如北京和沙海那边有消息传来,他也许会视情况稍微修正行动路线。假如没有,也没关系。

战役开始了,他已经不能回头。

烟燃尽,他用手捂住眼睛,试图止住眩晕,也止住刚才的幻境带来的回想。不要再想什么了,往事已过,未来还未来。他会赢。他会把张起灵带出来。

这时候的吴邪还不知道,几天后,在悬崖边上,一切都会终结。

血花从他喉咙喷溅出来。鲜艳的,像镶嵌在骰子里的红豆的颜色,染红墨脱的雪。


——————— 完 ———————


吴邪也不知道,吴二白这辈子叫过宝贝的人,只有一个。

评论(28)

热度(292)